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Dragon Killer【二】

★微龙族pa,借用设定,ABO
★金是百分之百纯血龙【他自己并不知道】
★凹凸学院龙血浓度等级:S A B C D E,E是最低级的普通人类,所有人都有龙血浓度等级。龙血浓度达到一定程度,身上会出现一定的龙族特征
★等级序列:嘉德罗斯 S 格瑞 A 雷狮 A 安迷修 O
♥瑞→金←嘉 格瑞alpha 信息素薄荷 嘉德罗斯alpha 信息素火药 金omega 信息素牛奶
♥雷安 雷狮alpha 信息素朗姆酒 安迷修omega 信息素白蔷薇

【二】嘉德罗斯
    “你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金回想起七神使中一位的话,虽然语气很温柔,但即使是粗神经的金,也听出了其中的警告意思。
    特殊?他能特殊到哪里去?警告他什么呢?他有什么可以警告的吗?
    金沉默了许久,跟在裁判球的身后去学院规定的宿舍,走了一会儿只觉得越走越热,回神一看,这里竟然是一片火山,到处都是灼人的红色,热气团一股一股地迎面扑来,热得他发昏。
    “这是哪儿啊,怎么会这么热?”金使劲用手扇着风,可扇出来的也是热风,没起到丝毫的降温效果。
    “这里是赤焰山,部分学员的元力武器受损后可以投入赤焰山的岩浆中进行修复。”圆圆的裁判球耐心地解释,可没等金进一步提问,它就慌张地躲在了金的身后瑟瑟发抖。
    “雷,雷德!我警告你!丹尼尔大人给我安排了重要的任务,你要是……要是动手的话,小心被扣学分和记处分!”裁判球指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吓了金一跳的红发男子,本来很有气势的话,在男子低下头去瞧他的时候越发没有底气。
    “裁判球,我出任务赚的学分够我拆一百个你了。”红发男子丝毫没有被吓到,反而用自己的话把裁判球吓了个半死。
    “雷德,别做那些无聊的事。”
    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还带着狂妄,似乎世间一切他都看不惯。
    金探头出去看,另外两个人走了过来,似乎是这个红发男子的同伴。绿发的女生身高是真的高,比姐姐高出好多……他的目光又落在绿发女生身边的那个和他一样金发的少年身上,立刻有些佩服他:这么热的赤焰山,他居然还穿着长袖长裤戴围巾,没有任何热的表现,应该说……真抗热?
    “一个渣渣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金发少年发现他在看自己,冷哼了一声,傲慢地回答道。鎏金色的眸子看什么都像是在看尘埃,不可一世。
    “什么嘛,一见面就说人是渣渣……”金直视那双鎏金色的眸子,“你明明就孤独得很,为什么还要说这样让人生气的话、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给人看?”
    一瞬间,不仅仅是雷德和那个绿发的女生,连裁判球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很会分析啊你,真是有胆量!”暴怒的Alpha直接召唤出了自己的元力武器——大罗神通棍,刺鼻的火药味与火山灰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肆虐在空气中,压制得雷德和绿发少女几乎寸步难行。
    这是龙血压制!
    “祖……祖玛,你没事吧?”龙血浓度较雷德低一些的蒙特祖玛此刻脸色煞白,雷德立刻上前扶住她,转头向劝告老大,却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事。
    那个金发小子——金,他无动于衷。
    雷德有些不敢相信,他早听说这小子测不出龙血浓度等级,他一开始只觉得可能是差得连E等都算不上,可是现在……身为S级的嘉德罗斯大人的龙血压制,他和祖玛都是A级,这样都有些撑不住,这小子居然跟没事人一样?难道……他也是S级?能与嘉德罗斯大人媲美的S级?可是他又明确地测不出龙血浓度等级……
    “渣渣,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啊?”嘉德罗斯的手扣上了金的脖子,恼羞成怒的他似乎有些不理智,手上的力气加了不少。他是圣空星实验室研制出最接近龙族完美的人造人,龙血浓度等级应该是在世界上最高的,体质、智力、精神力都是在S级,是强大的Alpha,他才不会拥有那些……渣渣才配拥有的东西,什么孤不孤独……都是笑话!
    “你……!”金呼吸有些困难,他面前这个黄毛又自大又不讲理,他可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没有找到姐姐!
    “嘉德罗斯,你住手。”
    一道白光闪过,巨大的重锤砸下,嘉德罗斯立刻松开了金的脖子,向一边跳开。金一落地,就被一个银发少年稳稳地接住,带着他也跳离了原地。
    重锤没有落下,只是自动分解了。丹尼尔在空中静静地望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学院内不允许有伤害学员的行为,如果你再有一次,依据校规,我有权对你使用代行神旨。”
    “……切。”嘉德罗斯收起了大罗神通棍,再向那个金发小子看去,只见他正在一脸白痴地看着那个戴发带的银发少年。嘉德罗斯不由得火冒三丈,松开他他就对自己视而不见?这个渣渣……!
    “喂,渣渣,你叫什么名字?”嘉德罗斯眯起眼,那气势根本就不像是问名字的气势,金只感觉他随时都可能冲过来撕了他。
    金有些心有余悸,问道:“你,你干什么?”
    还敢还嘴?厉害了啊,渣渣的话,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啊!
    嘉德罗斯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如你所见,友爱学员。”
    ……根本不像好吧!
    “我,我叫金……”金往格瑞边上缩了缩,警惕地看着对面的自大狂。
    King?他也配叫这个名字?真不适合渣渣,下次逼他改名好了。嘉德罗斯这样想着,便转身离开。雷德和蒙特祖玛见他离开了,立刻跟在他身后。
    “对了,我的名字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突然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停下来告诉他这件事,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掩饰性地哼了一声,又大步离开。
    什么嘛……金皱了皱眉,谁跟你要名字了啊,自大狂。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