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神说【一】

★凹凸世界,all金,注意避雷(私心嘉金)
★丧尸围城背景,不喜勿喷
★ooc,严重ooc
★有一些宗教性语言

        “我的孩子,救救这个可悲的世界吧。”
    我慈祥的父亲,您的意愿,将是我终生的使命。让这个战火纷飞、惨叫着哀嚎着的世界,重新盈满金色的光吧。
         ——神说,这世上要有光。

1.
    “这个世界是灰暗的、没有颜色的。”
    人们苟且偷生,苟延残喘,不断地逃离、不断地流亡,渴望不被感染、不被吞噬,渴望生存。
    “亲爱的光明神,我们的父神,您的子民,向您呼救……”
    白发的男人站在巨大的光明神像前,低声祈祷,神色虔诚,光明神慈祥悲悯地看着这片土地。
    突然,他面前紧闭的窗户猛地敞开,窗外是难得晴朗的天气,和煦的阳光慢慢移动,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他不由自主就产生了一种名为“希望”的情感。
    “是吗?谢谢您,父神。”
    人类的圣光,终于降临了。

2.
    这是雪狼佣兵团接管这个营救任务的第四天。
    格瑞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耳边的通讯仪响起安莉洁的声音:“团长,前方并无警戒信息,暂时安全,凯莉和紫堂幻已到达指定位置。”
    “我知道了。”格瑞应声,拿稳了手中的做工精致的手枪——烈斩,深吸了一口气,无声地前进。
    这是凹凸世界遭遇NHK-79病毒的第九个月,大批人受感染变成了无意识的丧尸,极少数人体内拥有抵抗NHK-79病毒的抗体,免遭感染,同时从自己身体中分化出了“元力”——根据每个人体内抗体类型的不同,每个人的“元力”也就不同。
    比如格瑞的“烈斩”。
    烈斩是一种消音手枪,微穿孔板消声器是用厚度小于1mm的纯金属薄板制作,这些金属来源于格瑞身体内的各种金属元素。烈斩经过后期加工,薄板上用孔径小于1mm的钻头穿孔,穿孔率为3%。烈斩可以发射0.45英寸的子弹,枪全长216mm,枪全重1.13Kg,枪管长127mm,使用7发弹匣供弹,有效射程50m。经过后期的加工,有效射程提升至150m左右。
    同时,由于格瑞体质问题,烈斩出现了所谓的“二次分化”,除了消音枪之外,还分化出了一把长35cm左右的匕首。烈斩造就了格瑞,从而也造就了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雪狼佣兵团。
    “等一下团长,前方有能量波动。”安莉洁紧张的声音响起,格瑞立刻戒备地蹲下,躲在一块巨石之后任由过长的苇草遮住自己的身体。他悄悄地拨开一些苇草,却发现能量波动的来源是自己的老对头——嘉德罗斯。
    金发的少年显然也看到了他,嗤笑一声:“什么啊,格瑞,竟然是你。”
    “嘉德罗斯,我的佣兵团在执行任务,请你不要干涉。”格瑞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显然,嘉德罗斯又打算干那件事了。
    “别废话了格瑞,既然遇到了,那就打一架吧。”
    果不其然。
    “团长,请不要恋战,我们……”安莉洁还没有说完,通讯仪便传来了一阵杂音。格瑞一惊,连忙叫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应答,一定是有特殊的能量截断了安莉洁的电波通讯。
    “雷德?该死……”嘉德罗斯咒骂了一声,看样子他也遇到了一样的状况。
    格瑞警惕了起来,观察着四周,一点异样都没有,连丧尸出现的信号都没有,那到底是什么……?
    “格瑞,背后!”
    听到提醒,格瑞立刻转过身跳开,没有发现预想中的高级丧尸偷袭,有的只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金色光柱。
    ——Jesus。

3.
    嘉德罗斯,圣空佣兵团团长,排行榜上排行第一,是中央研究所在NHK-79病毒袭击凹凸世界后紧急研制出的“武器”,当之无愧的第一。他们给他起名叫“Godrose”,神赐的玫瑰,痴心妄想地光明之神能够再救一救这座可怜的索多玛城。
    可能真的很可笑,除非有救世主Jesus出现,不然索多玛城注定要沦陷。
    嘉德罗斯很狂妄,他从来不祈祷神明,也不听丹尼尔的吩咐,丹尼尔的“代行神旨”对他基本上没有作用。
    ——但是现在不同。
    那边的格瑞早就虔诚地跪下了,嘉德罗斯仍然站着,不过只是勉强支持,威压让他马上就要站不住了。
    光明神的威压,与丹尼尔的自然不同。丹尼尔的“元力”是“代行神旨”,能够与光明神“交流”,是凹凸世界唯一一个可以传达光明神指令的人,唯一的“神使”,而雪狼佣兵团的安莉洁的“元力”则是“预知”。如果说丹尼尔是神的“口”,安莉洁就是神的“目”,只是这两个人,都没有让嘉德罗斯跪下过。
    ——这道光柱做到了。
    他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跪下,直到那道光柱消散,一个白袍的少年展开洁白的羽翼,金色的头发,耳边别着一枝橄榄叶。
    嘉德罗斯只是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少年飞在格瑞的身前,有一双湛蓝色的眸子,脸颊如瓷器般美丽,声音如同清澈的山泉:“你的灵魂,很纯净。”
    嘉德罗斯发现他指的是自己。
    少年越过格瑞,金色的光缓缓笼罩在嘉德罗斯的身上,令他有些吃惊。
    “就是你了。”
    什么?
    少年伸出左手,轻轻地搭在自己的右肩上,在空中弯下腰,行着古老的礼仪,吟唱出美丽的诗篇:
    “我是光明神的使者,恭迎人间的王者。我愿为剑,指向您前进的方向;我愿为盾,驱散您身边的危难。我愿为您加冠,我愿为您献冕,您的王国就是我的身体,您的话语就是我的思想。King将永远辅佐您的左右,嘉德罗斯大人。”
    少年捧过他的脸,轻轻地将吻印在了嘉德罗斯的唇瓣上。
    “誓约之吻已经完毕,嘉德罗斯大人,请随时调遣我,我的名字,是金。”
    嘉德罗斯愣愣地望着这个和自己一样是金发的少年,他的眼睛就像是湛蓝色的天空,其中有一种名为“希望”的色彩。
    ——神说,这世上要有光。

                                        TBC.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