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正中红心

♥快新
♥给一个妹子的交易
♥会有车,外链见评论
♥犯人快斗×刑警新一,注意避雷
♥有私设

    “怪盗基德,25岁,代号KID,银翼组织的核心人物之一,被称为‘月光下的魔术师’,擅长出神入化的魔术……”
    新一静静地听着日暮警官的介绍,大脑中飞快地思索,直到对方介绍完毕,他才回应:“日暮警官,这件案子确定有他的参与吗?”
    “应该有,我不是很能确认,但在现场的确发现了KID的邀请函。”日暮警官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那封洁白又优雅的信封,递给了新一,“工藤,这个,是下给你的邀请函。”
    新一有些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和KID正面交锋,只是道听途说他的犯罪事迹,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对自己感兴趣?
    信封之上,一排隽秀的字体写得明明白白:
    工藤新一  敬启
    奇怪。

    黑羽快斗本来跟这件“红衣女尸”案没有任何关系,他最初也是不想和这个案子扯上关系。凶手拙劣地模仿他的手笔,留下KID标志性的事物——邀请函,无非是想要嫁祸给他然后自己逃之夭夭。快斗相信警察还是有最基本的判断力,刚开始他是没打算管,但自从他在隐匿在周围观察现场,发现了工藤新一的身影之后,他就改变了主意。
    快斗趁警察撤离之际,用魔术换走了凶手放在那里的邀请函,换上了自己亲笔的信件。
    他很欣赏工藤新一,这个年轻有为的刑警,上次的蓝宝石案,他险些就让工藤新一抓住,幸亏用了一张从不使用的底牌。能把他逼到用这张底牌的人,他一直以为还没出生。
    “工藤新一,20岁,高中时期是著名的侦探,协助警方勘破诸多案件,高中毕业之后直接被破格录取,成为了刑警,有他的参与,这一年来年犯罪率可以说是直线下降……”
    快斗懒散地打断对方:“我都知道这些,你不用担心我,他想抓到我还早得很。”
    “你不要太自负,KID。”
    “我自负?那倒是可能有一点,但是还不至于让我头脑不清醒。”
    “你为什么非要参与?工藤新一只不过是个看起来不错的苗子……”
     听到对方这样称呼自己看上的猎物,快斗有些生气。他眯了眯眼,右手飞快地像变魔术一样转出一把刀,轻轻地抵在对方的颈部动脉上:“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这么贬低他。”
    “我这是在贬低吗?”对方闷笑道,声音虽然是在笑着,但快斗分明听出了其中的冷酷,“KID,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平静地交谈……”
    一把枪不知道什么时候抵在快斗的太阳穴处,快斗心中一震,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好手法,什么时候凑过来的?”说着,右手腕一转,刀静静地消失在他的手中,对方也收起了枪。
    “告诉你我还怎么自保?”对方不买他的账,尴尬的局面持续了很久。快斗冷冷地盯着坐在高位之上的这个男人——银翼的领导者,能够镇住银翼这么多躁动不安的高层核心人员,他的手段自然不可小觑。
    “随便你吧,总之,这件案子是我自己的事。”

    “……如果你能根据这些线索找到我的位置,我就放过下一个受害者,我只给你24小时的时间。”
    ——KID的信上是这么写的。
    新一快速分析着他留下来的线索,又仔细关联了红衣女尸,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件案子不像是KID这样追求完美的人做出来的。
    现场简直漏洞百出——在他眼里是这样的,凶手模仿KID的手法太过拙劣,那里明显就不是案发现场,女尸的红色高跟鞋有明显的磨损痕迹,腿部也有擦伤,显然是被移动到这里的。如果是KID作案,他不可能放过这些细小的细节。
    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参与进来呢?
    新一想来想去,只能归结到一个中心点上:这是一封挑战书。
    KID在上次的蓝宝石案险些让他抓住,可能是因此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新一有些头疼,但是他觉得这样并不妨碍破案,KID一定知道凶手的下落,他既然有能力把邀请函放在现场,就一定知道凶手的身份。
    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你又和老大吵了一架吗?”琴酒斜着看了他一眼,把烟头在烟灰缸里碾灭。
    快斗没去理会琴酒,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飞镖上。
    “KID,你为什么要给那个工藤新一发出邀请函?”
    “烦死了。”快斗飞快地扔出手里的飞镖,琴酒利落地躲开,站在暗处看着他。快斗瞥了他一眼,又从盒子里拿出一枚飞镖,放在手里掂了掂,“我很欣赏他的分析能力,这是挑战书,琴酒。”
    “那可真是优秀,希望你挑战成功?”
    ——居然是问句。
    快斗对着墙上的飞镖盘扔出飞镖,站起身来:“不要怀疑我的能力。”
    琴酒看向飞镖盘,低笑出声:“我从来没怀疑过,你的话,自然是正中红心。”
    “你知道就好。”快斗整理了一下白西装,“差不多到我和他约定的时间了——我想他肯定会猜到的,如果连这个都猜不到,他就不配做我的敌人。”

    新一拿着邀请函,到达了摩天大楼的楼顶。按照KID给出的线索,他仔细分析出,应该是晚上22:00时分的摩天大楼楼顶,他为此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达了这里。
    新一看了看手机的时间,还剩下十五分钟。
    21:45。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夜色被霓虹灯驱散,简直就是一种光污染,对于他来说很不利,基本上看不到空中白色的滑翔翼。
    ——希望他不要搞什么偷袭。

    快斗躲在暗处看着工藤新一。
    他其实比他更早来,他预料得不错,他肯定会提前来。
    工藤新一不停地在看手机,不时地抬头望望天空,皱着眉头,看样子是在找他。
    还挺可爱的。
    快斗从来都是这样,遇到喜欢的东西就想带走,就比如说现在的工藤新一。
    ——那就带走好了。

    “侦探先生,您来得可真早。”
    新一立刻回头,KID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身后,还带着一个男人——是本案的嫌疑人,前不久新一才审问过他,他的证词漏洞很多。那个男人被五花大绑,呜呜得像是在求救。
    “KID,你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人?”新一保持着警惕的状态,手握紧了邀请函——里面装着报警器,可以随时通知在这附近待命的日暮警官。
    “他是不是无辜者,您心中应该是最清楚的吧?”快斗挑了挑眉,他已经注意到周围的警察了,但并不影响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有个问题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这样的怪盗,为什么要参与这次无聊的杀人案?”新一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就靠在了大楼的边缘,身后便是百米之下的街道,车辆呼啸而过,“难道只是为了挑战?这种程度的问题真的难不住我。”
    “这有什么好问的?”快斗不断地靠近着新一,把他逼到无路可走,“侦探先生,不要以为你们警察什么事都可以做到。”
    “你到底为什么要做怪盗?你的本事如果当了警察……”新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这些话不经过大脑思考,直接脱口而出。
    KID似乎被他逗笑了,低低地笑出了声:“警察?别开玩笑了,怪盗是完美的体现,如果说怪盗是用华丽的手法盗偷取财宝,富有创造性艺术家,那么警察和侦探就是跟在怪盗后面吹毛裘疵,充其量不过是个评论家罢了。”
    看来是没办法说服他了。
    新一手指动了动,摸到邀请函里的报警器,刚想按下,KID的速度却比他更快,先他一步直接夺过邀请函:“侦探先生,这样做可不好哦。”
    糟……!
    新一刚想绕开他逃走,却被他一下子拦住,直接拦腰抱起,紧紧禁锢在怀里。
    这是……?!
    新一还来不及脸红,KID径直跳下了摩天大楼,滑翔翼瞬间展开,在空中打了个转儿,飞翔远处。同时,邀请函里的报警器被摔在地上,响了起来。
    “现在,你的警官们只会抓到真正的凶手了。”KID微微一笑,看着怀里不知不觉抱紧自己的小侦探,“侦探先生,问你一个问题。”
    “什……什么?你……你放开我!你干什么!”
    “真是口是心非啊——我饿了,你饿吗?这次应该是正中红心吧?”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