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情书

★瑞金ABO 微雷安
★纯清水,校园双向暗恋
★我吹爆神子老师!!我爱她一辈子!! @Jinko_神子 手书太好吃了qwqqq!!因为您我爱上了校园pa!!
★HE

    夏日炎炎,蝉声鸣鸣。微弱的风偶尔拂过淡蓝色的窗帘,挽起少年耳边一丝金色的碎发,带着盛夏的气息翩然而来。
    “我想告诉你,其实我喜——”
    不断在纸页上滑动的笔尖突然顿住,可怜的白纸被主人猛地搓成一团塞进了桌洞。金赶紧把头埋进课本里,却不忘挪开一丝视线去看进教室的人,嘴角抑制不住地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
    格瑞拉开椅子,他坐在第二排,并未注意到后排金的注视,直到他发觉桌洞里端正地摆着一盒冰牛奶,这才回过头看向金发的少年。
    “嘿嘿,给你的!”金微红了脸,他特意在午休结束后跑去学校商店买来的冰牛奶,为了不让慢慢接受室内温度的牛奶盒流下水渍,他特意在下面点了几张卫生纸,又把格瑞桌洞里的课本挪了挪,这才放心。
    银发少年似乎笑了笑,自然地转过身,撕开吸管包装袋,将它插入牛奶盒中。
    殊不知,那一个微笑就足够让金的脸红上很久。
    ——好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

    下午第三节课开始,全体教师开会,学生们难得有了自习课,纷纷在教室里写起当天的作业。
    格瑞把玩着手中的牛奶盒,上面还带着omega少年特有的牛奶味信息素的气息。前座的雷狮似乎是被数学作业和炎热的天气搞烦了,转过头说话的语气都有一丝烦躁:“格瑞,第十七题的步骤给我看……”
    格瑞没来得及阻止雷狮拿走他的验算纸,而雷狮的戛然而止也说明他已经看到了上面的东西,他决定不反抗,反而从早已经做好的数学作业中抽出一张数学纸递给雷狮:“步骤在这上面。”
    雷狮咧了咧嘴角:“怎么,你喜欢那个小鬼?喜欢就标记他啊,愣着干什么。”说着,雷狮把那张或潦草或工整地写满了“金”这个字的验算纸还给了格瑞,但那张递来的步骤成功让他又找到了打趣格瑞的话题,“写得这么工整,给那小鬼看的?连他什么类型的题可能不会你都一清二楚啊——别说话,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雷狮,自习课不允许说话!”格瑞还没来得及回应,右侧的班长安迷修已经负起了责任,“赶紧转过去,不然扣你的学分。”这样说着,他还真拿出了记录学分的文件夹,大有和雷狮拗到底的架势。
    平时安迷修很好说话的,从来没像这样自习课说句话就扣学分。
    “知道了没马骑士,再啰嗦放学小树林见。”干不死你。
    格瑞正好奇着,只见雷狮那句“小树林见”说出之后,安迷修白皙的脸立刻红了个透彻,支支吾吾半天竟然无法反驳,格瑞这才知道安迷修身上那股熟悉的alpha信息素是谁的了。
    “兄弟,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了解一下?”雷狮飞快地扫完了十七题的步骤,深紫色的眸子盈满了笑意。
    “不了。”格瑞侧了侧头,视线不着痕迹地向后挪去,后排的金正埋头写着数学作业,看样子是被难住了,好看的眉紧紧蹙在一起,时不时地咬一咬笔头。
    可能这方法适合雷狮和安迷修,但是不适合他,更不适合金。
    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疑惑地抬起头,前面所有人都在低着头写作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如果不算刚刚雷狮说话被安迷修点名批评的话。他匆匆看了看自家发小的背影,又满足地埋下头苦攻难题。
    ——也许这样也很好。
   
    “金,你的情书写得怎么样了?”凯莉眨了眨眼睛,叼着棒棒糖问道,“给我看看,我帮你把把关。”
    “这,这个……”金的视线开始游移,手里攥着那张纸刚想拿出来继续写,在听到凯莉这句话后又慢慢地缩了回去。凯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拿出来。”
    “哎写得真不好,而且还没写完……”金阻止未果,只好心虚地任由凯莉审视他揉成一团又展平的情书。
    “你就给我写这么几个字?”凯莉恨铁不成钢地指着纸上仅有的九个字“我想告诉你,其实我喜——”对着金道,“我真是要被你搞败了。”
     “我觉得,挺好的呀……”
    事到如今,主角还不醒悟。凯莉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金的另一个姐姐,有什么事都帮金解决——只是这次不可以。魔女凯莉微微一笑,看起来人畜无害:“金啊,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助攻。”
    助攻?
    金没来得及阻止,凯莉已经转过身,用足以让全班都听到的声音说道:“格瑞,金说晚上要和我一起回家,要你不用等他了。”
    本来是吵吵嚷嚷的班级瞬间安静了下来,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格瑞和金的身上。金又没出息地把头拱进了课本里,根本不敢去看格瑞的反应。
   “……我知道了。”良久,格瑞才应了声。紫罗兰色的眸子毫无感情,被垂下来的的发丝,使得没人能够看出他在想什么。
    ——格瑞很不高兴。

    夏天总是多变的,可能上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就大雨倾盆。
    淅淅沥沥的雨滴拍打在窗户上,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水珠勾画出少年挺拔的身影。
    “金,走啦。”凯莉催促道,金愣怔怔的,她催了好长时间没有反应。凯莉皱了皱眉,走上前用纸巾抹了抹窗户上的水雾,仔细一看,立刻露出了了然的表情:“怎么,吃醋了?”
    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生,侧脸很好看,给人一种很文静优雅的感觉。她微红着脸颊,把手中的伞高高撑起,露出伞下那个男生的脸。
    银发的少年蹙了蹙眉,从少女手中接过了伞,稳稳地撑了起来,向着校门口走去。
    “我说,金,格瑞到底是怎么看你的,你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格瑞是他的发小。
    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格瑞了,小时候他不懂事的时候会大胆地坦白心意,但自从二人性别分化,格瑞成为了强大的alpha,他成了柔弱的omega之后,他就收敛了自己的感情。他的发情期不是没有过,姐姐也给过他抑制剂,但是抑制剂一直用也总有些意外,而他的每一次意外,都是格瑞陪伴度过。
    清凉的薄荷味安抚着他躁动的身体,银发少年低沉的声音像是最好听的音符被谱写在平滑的纸面上,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他的心。
    凯莉说,格瑞肯定是喜欢你。
    金不相信,因为格瑞从来没有表现出喜欢他的样子,他所做的一切也许都是因为金是他的发小。
    格瑞可能会有自己的omega,就比如说现在,比如说那个长发的女生。
    “你真是怂爆了,金。”凯莉挑了挑眉,毫不留情地说道,“我的话你不听,那我就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来让你们真正坦露心意了——别忘了,我也是个alpha啊。”

    格瑞记得,金的发情期要到了。
    这几天金和凯莉一起走,他找不到机会问他是否按时注射了抑制剂,凯莉的存在让他有些担忧,毕竟她也是个alpha。
    “凯莉,真的可以吗……?”
    “按我说的没错,相信我,没问题。”
    听到凯莉和金的对话,格瑞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疑问但也不便就在教室问出口,他起身走向后排,看着金道:“金,放学后……”可是他还没说完,金发的少年就笑着阻断了他剩下的话:“放学后我要和凯莉出去,不好意思啦格瑞!”
    “……好。”
    凯莉挑了挑眉,看格瑞的样子,分明就是喜欢金。
    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金听了凯莉的话,没有注射抑制剂,并且和凯莉配合演了一出诱拐格瑞的戏。
    金的发情期格瑞很清楚,就是今天,但是他居然要和凯莉一起出去,这让格瑞很不放心,只能默默地跟在二人后面。
    而金的发情期准确无误地到来了。
    凯莉接到金发出的握手信号,按照之前演练的把他带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里,确认格瑞跟在后面之后,凯莉假装十分着急地扶住他:“金!你怎么了?”
    这时候金就应该喊着格瑞的名字。凯莉有先见之明,她说如果金不这样做的话,格瑞那个情商为负的家伙可能会直接认为他和凯莉两情相悦,所以……
    但是她的叮嘱根本没必要,因为金陷入情热的时候,永远都只会叫格瑞的名字。
    ——差不多了。

    格瑞猛地推开凯莉,飞快地背上金远离了这个角落。
    “格瑞……”
    少年微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边,带着他最喜欢的牛奶的味道萦绕在鼻息间,染上情 欲的声音让他喉咙一紧。格瑞立刻告诉自己,要忍住,不能在金不同意的情况下标记他……
    “格瑞,你标记我吧……”金呢喃着,用头轻轻去蹭格瑞的脖子。柔软的金发划过皮肤,有些痒痒的。
    “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格瑞咬了咬牙,克制住自己,扶了扶金快要滑下去的身体,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我知道,格瑞,我知道。”
    ——啊啊,真是的。

    “怎么,完事了?”凯莉白了脸色红润的金一眼,问道。
    “临……临时标记……”金傻笑着回应,抬头去看那个尚且空着的位置,握紧了手。
    银发少年走进教室,与金发的少年四目相对。之后他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盒冒着冷气的牛奶,勾了勾唇。
    牛奶依旧是用卫生纸垫着,只不过旁边用笔压了一张纸条。格瑞展开来看,之间上面清明地写着几个字:
    我想告诉你,其实我喜欢你。
    银发少年将纸条整齐地叠好,放在校服短袖衬衣的口袋里,那是里心口最近的位置。
     ——那我等你长大,你等我强大。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