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靡吻【瑞金】

★瑞金only
★有车,外链见评论
★年龄操作,年上
★皇骑pa
★ooc

Part 1
    ——斩杀。
    “格瑞大人!背后!”
    格瑞飞快地转过身,锋利的烈斩凶狠地撕裂面前敌人的身体,血混杂着泪,全部溅在他的脸上。
    ——存在,即为斩杀。
    在这纷杂的战场上,想活下去,就要斩杀。而战场上最有希望能赢的,是具备勇气和希望。
    “是那个登格鲁骑士团的团长格瑞!”
    “那个疯子……我们赢不了的!”
    ——最忌讳的,就是胆怯啊。
    紫罗兰色的眸子被漫天的血色浸染,他的世界在此刻,只有红色,和远在天边那一抹和煦的金色。他毕生追逐、为之疯狂的金色,无论何时……
    战争的结局不会出人意料,因为登格鲁帝国有战神、骑士团团长——“疯子”格瑞。
    “敌人退兵了!格瑞大人!”
    格瑞抹了把脸,大概已经被血污染满了。他瞥了一眼手心里的血污,淡淡地回应道:“收兵。”
    ——脏死了,还是回去洗一洗吧。
Pary 2
    远在帝都的小皇帝收到前线的捷报,心空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松了口气,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格瑞他赢了,我……朕就知道他肯定没有问题的!”
    “登格鲁有格瑞大人这样的忠臣,必定会繁荣昌盛。”教皇丹尼尔微微一笑,“陛下,您终于又露出笑容了。”
    “哎?朕最近没笑过吗?”金发的皇帝陛下讪讪地笑了笑,“多谢关心啦丹尼尔,我没事的。”
    “还是先为格瑞大人举办庆功宴吧。”丹尼尔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提出了个最中肯的建议,“听说格瑞大人已经在返途中了,陛下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吧。”
    “哎哎,说的有道理!”
    金继承的是姐姐秋的皇位,秋离奇失踪,皇位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年仅十五岁的金身上。好在秋是个贤德的君主,让登格鲁拥有了强盛的国力,因此也抵御了不少邻国想要在登格鲁内部不稳定的时候将之拿下的企图。金作为年轻的帝王,依靠着发小的骑士团,慢慢地也掌握了实权,成为真正的帝王。
    金陛下的发小格瑞,原来是个孤儿,被秋殿下带回王宫当作金的贴身侍卫培养,从小就被灌输了“金是全部”的概念,只听命于金陛下。格瑞带领的骑士团可以算是登格鲁全国上下的精神支柱,只要一出现印有烈斩的旗帜,不管人民在多么危险的状况下,他们都会重新燃起希望。
    这次的战役被格瑞再次摆平,全国上下都把骑士团团长格瑞敬在了“不败战神”这一位置上,认为他是没有弱点的。
    ——不过,怎么可能呢。
    丹尼尔看着皇帝陛下忙碌的身影,意味深长地想道。格瑞的弱点,太明显、也太突出了。
Part 3
    “喝!今天不醉不归!”
    “祝贺你们凯旋归来啊!!喝喝喝!”
    “哈哈哈哈,这回多亏了格瑞大人,要不我就是团中唯一一个折损的人了!”
    登格鲁骑士团每次出征,都不会有人战死,都是或受轻伤或受重伤,从来没有一个人彻底离开骑士团。这也让登格鲁骑士团渲染上了神话的色彩,有人说格瑞有拯救人生命的力量,也有人说他是地狱来的魔鬼,众说纷纭。
    格瑞从来不会理会这些谣言。
    年轻的骑士坐在自己家里的露天阳台上,静静地喝着女佣端过来的热牛奶,目光望着皇宫的方向。
    说什么“太劳累了就不用来觐见了”之类的话……明明能够看您一眼,就是臣下莫大的荣幸。
    “格瑞!”
    熟悉的声音响起,格瑞愣了愣,向身后看去,发觉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金便装出的宫,现在的模样俨然一个贵族的小少爷,侍卫都没带几个,表明他对自己的发小绝对信任。
    “格瑞,辛苦啦。”金笑着坐在他旁边,金发在柔和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泽,直直照入了格瑞心尖儿上,“你没事就好。”
    “嗯,陛下……”“金”这个字刚要吐出,却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儿,又吞了回去。格瑞知道,他们之间因为身份已经有了一道鸿沟,不同于彼时的王子殿下和骑士。他是王,登格鲁的王,他一辈子都要效忠的人,而不是像梦中……
    不能够,不能够。
    梦中的旖旎场景,只能留在梦中罢了。骑士这样想着,紫罗兰色的眸子黯淡了下去。一个仆人对主人有着非分之想和强烈的独占欲,这是不对的。
    可是,就是忍不住,就是想要触碰他……
    “格瑞,你想要什么奖励啊?”湛蓝色的眸子注视着他,纯净美丽,沾不得污秽,染不得肮脏,他想要一直保护他,一直让他这么天真可爱。
    “……是臣下应该做的,谈不得奖励。”为了你,所有都是应该的义务。
     “格瑞,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要喊我陛下。”金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这个位置好高,除了你和丹尼尔,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他们都是假笑着迎合我,都是……”
    “金,有我。”格瑞想伸出手抱住他,可是他也只是动了一下手指,没继续动作,“只要有我在,你就会没事的。”
    “我知道,因为你是格瑞啊。”一个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像是登格鲁的信仰光明神一样,温暖了他因战争而逐渐冰冷的心。
    ——他是他一个人的神。
    “不提那些了,格瑞啊,你到底想要什么啊,我就是特别想送你东西……”金欢快地转移了话题,格瑞最喜欢的东西可能就是牛奶了吧,但是……他总不能送他牛奶当作奖励吧?这也太敷衍了,“你最喜欢的除了牛奶,还有什么?”
    格瑞在回家之前被骑士团的成员灌了不少酒,虽然没彻底醉倒,但还是有一些醉意。金望去,只觉得那双眸子深沉的,像大海,像无边的浩瀚宇宙,可以将他牢牢地包裹住。
    ——心跳似乎变快了。
    难以言喻的悸动,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是登格鲁的王,担负着整个国家。他可以为了登格鲁做任何事,却单单不能为了登格鲁失去格瑞。他知道自己怎么了,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他喜欢格瑞。
    这个冰冷却意外温柔的少年,是被姐姐带回来的、上天赐给他的礼物。虽然不苟言笑,但金知道,他是个温柔的人,因为他看到了。格瑞拿出自己的食物喂宫里的几只流浪猫,那时他就会露出非常非常温柔的笑容。
    ——好喜欢格瑞。尽管金知道,他说要保护他,只不过是因为从小被灌输的思想,不过是因为他是登格鲁的王。
    但是这样也足够。
    “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吗?”年轻的骑士抬起头,紫罗兰色的眸子暗藏了说不清的情愫。他望着少年皇帝,轻轻抿着唇,似乎十分认真地在等待他的回答。
    “当然了格瑞,什么都可以。”金站了起来,同样望着他,“只要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那好。”
     请恕臣下无礼。
Part 4 车
    见评论外链啦!
Part 5
    “哎,格瑞?”小国王趴在年轻骑士的身上,蹭了蹭他的脸颊,“那天晚上我没听清,你再跟我说一遍吧?”
    年轻的骑士微红了脸颊:“陛下……”
    “格瑞,说嘛说嘛。”金撒娇着眨眼,湛蓝色的眸子不断地向格瑞送去期待的目光。
    真是的……
    “……我爱你。”
    格瑞看着他的心上人,微微勾了勾唇:“我爱你。”
    金突然特别想哭,他把头埋进格瑞怀里,低低地道:“我也爱你。”
    真好。

评论(1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