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云小九★

cn夏夜 瑞金本命!嘉金好吃!雷安万岁!all金无敌!

巫师

大概会很短,会有肉,有最近微博很热门的魔女pa
all金注意,注意避雷

Part 1 瑞金&嘉金&安金
    那是一个银发的狼幼崽,和一个金发的虎幼崽并排躺在荒芜一人的草地上,奄奄一息。若不是金去登格鲁镇上采购,也绝对不会发现他们两个。
    这两个幼崽似乎不是完全的狼与虎。金操控扫帚向下飞,贴近地面后摘下斗篷帽子去看,发现这是两个有着狼与虎基因的人类婴儿——可能是被人类抓去做了实验,看他们身上这些疤痕就能够得知。
    “真是两个可怜的孩子啊。”金伸出手抱起两个婴儿,用斗篷轻轻地包裹了起来,抱在怀中,“那就让我收养你们吧。”语毕,他轻柔地吻了吻两个孩子的发顶,朝着自己所居住的树屋而去。
    金是一个巫师,少有的男性巫师,大多都是女巫。这个世界是不欢迎巫师的,但是金心地善良,来到不久,他的所作所为就打动了登格鲁镇朴实的居民,帮助他藏身在这个小小的矿场里。
    蔷薇骑士团由团长带领,和教会的教皇一起以“不祥”的荒唐理由合力捕杀巫师。登格鲁镇位于王国的边缘,所以皇室的势力很难追查到这里,因此金有了暂且的安身之地,但也不能作为长久之策。
    纸是包不住火的。
    金苦苦思索着自己应该找个什么样的方法更好地藏起来,但是无果,他也只能等在这里。
    “今天也是劳累的一天啊……哎?”金叹了口气,骑着扫帚落在树屋前,却发现有个衣着华贵、自己却不认识的少年正坐在自己的树屋前,望着远方发呆。
    这不可能是登格鲁镇的孩子,因为自己告诉过他们不要随便靠近他的树屋。再加上,这孩子身上的衣物看起来没有一件是廉价的,都十分昂贵华丽。
    ……谁?
    “请问,你……”金把扫帚靠在树屋门边,打开门将怀里的两个幼崽放在床上,自顾自地在桌前调配药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少年翠绿色的眼睛在看到那些奇怪的瓶瓶罐罐时散发出了耀眼的光彩,悄悄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屋,趴在桌子上看他熟练的操作:“你……你是巫师?”
    “是。”金笑着看他一脸的好奇,“怎么,没见过巫师吗?”怕是他那里所有的巫师都被绞杀了吧,这孩子会不会是那些人派来的?
    “我,我是离家出走的。”少年低下头,“他们到处屠杀无辜的人,我看不惯,我就……”
    该不该相信他?
    金将紫色的药剂倒进杯子中,转过身走向床上两个可怜的幼崽,用手里的法杖沾了沾药剂,洒向二人的身体。
    “哇……”
    少年惊讶地看着紫色的液滴渗透进两个婴儿伤痕累累的皮肤中后,那道可怕的疤痕竟然慢慢消失:“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学!”
    “你想学巫术吗?那你可是要被追杀的呀。”金笑着摇了摇头,“再说了,离家出走可不好,你还是回去吧。”
     “你的巫术是用来救人的!我……我很欣赏,这符合骑士的准则!”少年红了脸颊,急急忙忙解释道,“而且,我不想回去……我也有和他们一样的野兽基因,只不过他们是尚未完成的试验品,我已经可以被投入计划中了。”说着,他指了指床上的两个婴儿,同时,棕色的发顶上露出了一对棕色的猫耳,身后也有一条尾巴。
    是猫啊。
    “好吧,我可以收下你,要听话啊。”金妥协,无奈地笑了笑。
    “谢,谢谢师父!”
Part 2
    “警告!警告!”
    “一号试验品和二号试验品在返程路上丢失,警告!警告!”
    实验室中乱成一团,端坐在上位的雷王星国王脸色阴沉:“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蔷薇骑士团团长恭敬地冰雹道:“回来时管理人员因醉酒疏于管理,导致两个试验品逃脱,是属下教人失责,那个主要负责人已经关入大牢。”
    “赶紧让人去找。”国王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这个消息绝对不能传入百姓耳中。对了,那个在你府上猫基因的孩子,叫什么来着……安迷修?他怎么样了?”
    团长刚想回答,突然跑来一个白衣的研究院,是他家中负责监管安迷修的人:“团……团长!安迷修……跑了!”
    “什么?!”国王愤怒地一拳砸向桌子,站起身来指责团长,“找!都给本王找回来!找不回来的话,你这个骑士团团长也得死!”
    “是,陛下。”
    雷王宫殿。
    “兄长,安迷修已经逃走了。”卡米尔低声禀报给站在窗前看好戏的少年,“下一步……?”
    “看戏就行了,他能跑到哪、会不会被捉住,都不关我们的事了。”雷狮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走吧,我们去找佩利——他是不是还在教会找那个什么帕洛斯?”
    “是,兄长,帕洛斯是教皇的大儿子。”
    “听说也不是好人,要是他的话……没准可以加入我们。”

评论(8)

热度(103)